笔下星空>玄幻奇幻>逍遥寻秦传>第一百六十八章决战之颠(大结局+后记)

目录

《逍遥寻秦传》

第一百六十八章决战之颠(大结局+后记)

整个战场似乎一下子平静了下来,那巨人走了过来,他的上身没穿衣服,露出精壮的肌肉,全身散发出锐不可挡的气势,如同一头猛虎下山,随时能择人而噬,让你尸骨无存,那双眼眸闪动着慑人的光芒,与他对视一眼,或许就能让人立刻吓得瘫软。

“摩牟!”我淡淡的说出了他的名字。

“哼!你们还楞在那干吗?给我杀!”摩牟一声冷哼,同时喝道。

那声音确实充满史了霸气,似乎能让人心神一震般,立刻摩牟的匈奴士兵立刻冲上前去,长老军的人也毫不示弱,因为有纪嫣然六女在,以她们的武功,可以说是一片片的扫倒敌人,所以在士气上并不输与摩牟的军队,此时又开始杀声震天。

摩牟随手捡起了一只长矛,突然怒喝一声,一招横扫千军,引起了暴烈的劲风,刚刚周围的士兵还没能跑多少步,就被扫倒了一片,罡风阵阵,刮得人脸生疼。

“二打一吗?无所谓,来吧!”

话音刚落,我以出剑,西门无血倒没动,我一招剑指中原,直刺在摩牟的心脏处,不过当剑刺到他的皮肤时,却如同刺到钢铁一般,坚硬无比,剑刃都弯了起来,我心中微讶,难道这家伙的肉体已经练至横练金钟罩一般刀枪不入,水火不侵了吗?

摩牟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如同虎爪一般的大手,成拳一击向我,打在我的胸口,可是并没有他预想中的情景,那沉重的一拳打在我身上,除了衣服一阵飘动外,我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摩牟眼中闪现惊讶之色。

西门无血很冷淡的道:“他的内力比我更深厚,就凭肉体上的攻击,根本伤不了他分毫,别白费力气了,中原武学可不是你们能想象得出来的!”

摩牟哼了一声,也不理西门无血,两只巨手向我袭来,西门无血自顾自,快剑而至。我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再多几个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何况只有两个人。

我脚下步伐飘渺不定,右手执剑与西门无血的快剑见招拆招,同时一心二用,另一边面对摩牟的巨手,施以太极拳之奥义,以柔克刚,手腕几转,柔掌覆盖在他攻来的拳上,让他有力无处发,摩牟与西门无血也是惊讶不已,没想到我竟然以一敌二。

我们三人斗成一团,四处游走,所到之处,自然是尸横遍野,因为西门无血的冰冷剑气威力极大,摩牟那拳风虽然没有内力配合,不过却已经隐隐带着罡风,如同少林寺的外家功一般,被他击中的人还能活吗?

一见我被两人围攻,凤菲提议道:“嫣然,你与清姐去帮夫君,这里我们能对付,放心好了!”

纪嫣然与琴清对视一眼,琴清道:“那就辛苦三位妹妹了,我与嫣然去助夫君一臂之力!”

话音一落,纪嫣然与琴清便腾身而起,如风中仙子,从众人头顶飘然掠过,临近我们三人时,纪嫣然与琴清双双出剑,银芒一闪,两把剑穿入我们三人当中,只见纪嫣然与琴清使出玉女剑法,同时双剑合壁,优美如同舞蹈一般的剑招随着两道倩影直逼向摩牟与西门无血。

摩牟大惊,因为两女的剑芒威力不小,先避其锋芒,西门无血抬剑一撩,以精简的招式架开攻来的剑后,立刻回身后腿几步。摩牟看请两女的容貌,眼中泛起惊艳神色以及淫亵的目光,只听他道:“这两个女人我要了,哈哈哈哈……”

纪嫣然不屑冷哼一声道:“除了我们夫君,任何人碰我们一下,我们都要他生不如死!”

琴清不太会骂人,也不罗嗦一剑带着罡风就直取摩牟,纪嫣然剑尖连挑,逼上西门无血,四人缠斗起来,我无奈自言自语道:“怎么她们两跑进来插手了,真是的!就这两个家伙我能对付,何必呢!”

我突然一声大吼:“呔!”

类似佛门狮子吼,浑厚无边的内力,立刻随着声音传开去,所有人听到都是一震,身形不稳,就直接倒在地上,摩牟还好,未倒地,但是已觉有些头晕眼花,西门无血颇有内力,以凭借自己的功力硬是撑了过去。

我一喝道:“两位娇妻闪开,为夫来了!”

纪嫣然与琴清闻言,不作停留,抽剑回身,脚不点地,轻柔的回至我身旁。我一步就掠过数丈,直攻摩牟与西门无血,西门无血剑花暴射开来,我直接灌入强大的真气,剑刃发出光芒,一招剑破乾坤,无视他的剑网,径直穿入其中。

同时我一手化为拳,刚猛的真气聚集在手,一拳击向摩牟,摩牟用上了吃奶的力气,与我拳拳相映,两拳相交,只听“咯”一声,摩牟的手顿时手骨碎裂,我突然暴发全身真气,右手的剑直刺在西门无血横在胸前的剑刃上,同时一拳顺势压入摩牟的空门,打在他的胸口,然后只见我带着两人一直滑行开去,带起大片尘土,地上留下了几条深深的痕迹。

摩牟忍不住,吐出一大口血,同时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倒飞出去,西门无血也好不了多少,喷出一口血后,拼着加重伤势的情况,硬是格开我的剑,同时连忙脚下连点,退开数丈之外,以剑支地,撑起身子。

此时听到阿狼一声呼喝道:“楚大哥,我们救出了我爹!”

果然我见从摩牟军背后杀出了一批人,正是阿狼与默汉,在他们身边还有一个高壮如同摩牟一般的中年人,看来必是匈奴的单于了。

我周围很多摩牟军的人都是怔怔的,你看我我看你的,我对在远处的摩牟微微一笑道:“看来是该结束的时候,我最后送你们一份礼物,就让你们看看我真正的实力,觉得怎么样?”

我打算学电影里的张无忌一般,使用乾坤大挪移,我把剑直插在地上,双腿分开,两手架势摆开,以胸前一点为中心,手掌一翻一覆,顺势而展,逆势而回,我的内力狂涌而出,整个战场突然震动起来一般,如同发生地震。

整块地面翘了起来,那些士兵吓得心惊胆战,那高强的震度,连站都站不稳,突然我双手一挪,一绕周身,整块巨大的土地,如同被一个巨人给抬起转了一个向般,顺着我挪的方向,转动起来,随着惯性不知道有多少人被甩了出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人撞着连退带摔。

摩牟此时已经站不起来了,而西门无血见到我如此神功,不得不佩服,天下间还有何人能是我的对手,剑圣曹秋道或许根本已经不够看了!

整个战场一片狼籍,阿狼等人也是震惊不已,完全吓呆了,还是他爹——匈奴的单于,立刻恢复过来,高声喝道:“降者不杀,摩牟已经完蛋了!”

我犹如天神一般矗立着,似乎俯视着脚下的人一般,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如此的高大,如同面对穿入云天的高山峭峰,我很淡淡的声音,以内力传遍了整个战场道:“战争结束了,叛变也已经完结了,降者不杀,你们都听到了,如果还想跟着摩牟继续的话,那就尽管来试试看,我剑神楚天翔可不会再留情了!”

所有长老军全部欢呼雀跃起来,那高声的嚎叫,振聋发聩,响彻云霄,摩牟已经站不起来了,西门无血依然是那幅酷酷的表情,似乎这场战争的胜负对他没有任何意义一般。

所有摩牟军的人都扔下了矛戈,全部无条件投降了。没有人再想领略我那神鬼莫测的恐怖本领了,匈奴的叛变,决定性的战役,就这样戏剧性的结尾了……

………………………………

“多谢楚公子,如果没有楚公子,我想我们匈奴一定会四分五裂,再也没有安宁之日!”单于坐在上席,向我道谢道。

我淡然一笑道:“单于客气了,我只希望单于能立刻召回去往中原的军队,然后与我大秦缔结盟约,我保证匈奴的基本利益,同时大王也会大力发展中原以及塞外,这点放心!”

“哈哈……没问题,有楚公子一句话,难道我还会怀疑吗?我已命人传信,叫回军队,楚公子尽管放心!”单于豪爽笑道。

这一夜,我与单于等人也算是豪饮了,难得一切又恢复了平静,现在就看中原之事能否尽快结束了。

翌日清晨,我一个人走到外面的草原,舒展筋骨,昨天喝得有点多了,虽然对我没什么影响,不过我还是喜欢第二天早点起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啊。

我放下手,做了做扩胸运动,突然道:“找我什么事,西门无血?”

在我身后,突然出现了西门无血,依旧那副打扮,昨天摩牟惨败后,他就直接离开了,我也没有阻拦他,因为我的直觉告诉我,我该是与他们这些人背后的那位见面了,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晚与他见面,但是该见的还是要见的。

西门无血望着我的背影道:“他要见你,请你跟我来!”

我转过身,双手负在身后,微微一笑道:“带路吧!”

西门无血一点头,转身便拔地而起,飞身离开,我脚尖轻点地,人立刻腾空而起,紧随着西门无血身后。我们两人迎风飞跃草原,来到一处山脚下,只见那里盖了间不大的茅屋,一看就知道是临时盖的,不过我已经感觉到里面的人。

西门无血领我至茅屋门前,然后道:“请进!”

我一点头,推开了茅屋的门,西门无血转身离开,走到外面去了。我慢慢走进茅屋内,微打量了一下里面的陈设,确是非常简单,没有什么装饰,茅屋正中放着地毯,上面有一矮几,几后坐着一个男子。

此男子一身华服长袍,面相柔和,年约三十岁左右,长的英俊不凡,扎着发髻,一头长发披在家肩后,两道剑眉,气势不凡,可以看出他是一个人物,绝不简单。

我仔细观察了他的右手,手掌心有一条痕迹,那是经常使剑所留下的,由此可见他绝对是一个剑术大家,他的呼吸均匀,内息平和,眼中虽然平淡,但是偶尔能注意到那英气隐现,绝对是个内家高手,以我的判断他的剑法必不弱与西门无血,内力则可能犹胜西门无血。

那人露出一个微笑,伸手示意道:“楚公子,请坐!无须客气!”

我也回以一个微笑,轻松的坐在了他的对面,开门见山问道;“不知道阁下如何称呼?”

那人为我斟了一杯酒道:“在下叶孤承!”

我刚喝了一口酒,听到他的名字,差点把口中的酒给喷出来,但还是呛了几口,然后才道:“叶孤城?你叫叶孤城?”

叶孤承微微一笑道:“是叶孤承,怎么我的名字你很熟悉吗?我想我们并没见过吧?”

“哦,不是!只是我认识一个人,他的名字和你很像而已!”我随口道,我可不会向他解释古龙写的书里人物那个叶孤城的……

“知道我为什么会找你来吗?”叶孤承很悠闲的喝了一口酒道。

我一摆手道:“我可不是神仙,怎么猜得到?”

废话,我是神,当然不是神仙了,嘿嘿!不过我没用观心术不可能知道他想什么的,毕竟我是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不会随便偷窥人家隐私!

叶孤承微微一笑道:“其实从你出现的那一天开始,我就知道,我所做之事永远不会成功了!”

“那为什么你还要继续做呢?”

“你不觉得棋逢对手,很是难得吗?一个真正的对手有多难求,习武之人最能体会了!”

“说得倒也是,如同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一般。你找我不会只为了这些事吧?”

“既然一切都已结束了,尘事已了,没有什么意义了,我希望能找你一战!”

“可以啊,不过暂时我没什么空,不如就等那个时候吧?”

“你说的是……我明白了,那就等那个时候吧,到时我会来咸阳找你的!”

“有件事,我还是有些抱歉的对你说,你的那几个手下的事,哎!”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他们只是选择走自己的路,我想有很多事,不用我说得那么明白!”

“说的也对,他们也只是选择了属于自己的最后方向,到达了他们的人生终点!”

“来!喝一杯!”

“当然!”

…………………………

大秦王朝二年,匈奴退兵,齐赵等国找到了喘息的机会,但是没有人想到匈奴会与秦国缔结盟约,王翦等率领大军直袭各国,先是燕韩被王陵攻下,燕王韩王俯手称臣,赵国因为李斯的反间计,李牧被迫调帅,含恨而终,同时滕翼与荆俊出兵拿下魏国,攻破大梁。

齐国本以为安然无恙,没想到匈奴却突然进犯,又让他们两面夹攻,楚国因为赵晓云领奇兵,水路杀至,同时王翦带领大军攻破赵国,直取邯郸,三日便破了邯郸城。

大秦王朝三年,王陵带大军与滕翼大军以及荆俊大军汇合直取齐国,攻向临淄,同时楚国境内,各地番王领兵与赵晓云一同攻往楚都寿春,里应外合,李家大败,春申君俯诛,寿春大破,天下大一统局面初步形成。

次年,即大秦王朝四年,历史终于走向楚天翔之预言,两年左右天下统一,紧接着秦始皇颁布楚天翔之统一新政,例如合理分田制、赋税新制、征兵制等。

同时由李斯安排各种新政的订制文件,同时完全公布宪法,并且派下徐先等人视察各地情况,一切都严格依法办理,各地百姓也从开始的惶恐到后来的适应,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

大秦王朝五年——咸阳城内…………

“号外拉!楚天翔与叶孤承决战于王宫之顶!号外号外!”

“快去买票吧!”

“我早就买好了!还是三星票!”

“这么好?我才买到两星!”

“就是说,四星的票和五星的贵宾票都被那些有钱人高价买走了!”

“这么大的盛事,可是只有一次,据说那叶孤承剑术超牛,楚天翔才答应与他比试!”

“果然啊,这样的大胜典,我倾家荡产都要去看啊!”

…………………………

“哈……”我打个哈欠。

“师傅,明晚就是比试之日,你做好了准备了吗?”赢政笑了笑道。

“准备好了,其实根本不用准备!”我伸了个懒腰道。

“师傅,现在外面卖门票可多了,连黄牛票都有了,不过买的人还是一样的多,哎!”赢政煞有其事的摇了摇头道。

“少来了,反正那些高等票都被卖光了,一个比武,被搞得那么大!”

“没办法,师傅您老人家太出名了!”

“什么?老人家?你这臭小子!”

……………………

次日晚,全城轰动,从全国各地赶来不少人,全是来观看这场举世瞩目的决战,咸阳城热闹非凡,买不起票的,只能在王宫外的远处观看,有票的可以进入王宫内的指定席去观看,最好的五星票可以在王宫大殿外的广场的座位上观看。

夜幕降临,只见在圆亮的明月下,两道人影如同仙人一般,飘然落至王宫大殿顶上,两人俱是一身长衫,飘逸俊朗不凡,人手一把宝剑,遥相对立着,那轮圆月如同照明舞台的灯光一般,将殿顶照得通亮。

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待这一触即发的大战!

我与叶孤承对视一眼,两人互相微笑了一下,“铮”的一声,两人几乎同时拔剑出鞘。此刻众人只觉眼前一花,两人已成两道残影高速接近,瞬息之间,众人只闻剑剑相碰的声音,那漫天的剑光,如同雷鸣闪电一般,声响极大,光影照射出去。

“红尘逍遥痴情剑!”我一喝道。

“孤夜深楼独望月!”叶孤承毫不示弱,有若流星般的快剑跟来。

众人只觉刺眼不已,两人的剑招相碰,光芒万丈,一道圆形彩光以殿顶为中心,如同美丽的花朵一般绽放开来一般,那种的奇景,令所有观看着心神俱惊,惊叹不已,此时两人都已消失在光芒中,只能闻听那阵阵清脆的剑与剑的相碰之声。

就在这时,从殿顶上的圆形光环中间,一道犹如擎天之柱般的巨大光柱,直通天地之间,直入夜空之中,璀璨的星光也已被这一道巨大的光柱所掩盖。

叹为观止,除了震撼还是震撼,观战的人再有没有任何想法,这一战看得太值了!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瞬之间,一切都结束了,当那道光柱慢慢消失时,只见我与叶孤承各站在一边,我反手拿剑拱手道:“承让了!”

“应该是楚兄承让了,叶某已了无遗憾!当下归隐山林,不问世事,告辞了!”叶孤承说完后便轻跃起,腾空而去,轻功令人惊诧。

所有人都看呆了,此时又见到了让他们震惊的情景,只见数十位美若天仙的美女,肩批彩纱,脚踏白云一般,飘然来至我周围,全部都静立在空中,如同一颗颗美丽的星辰一般。

“再见了,我楚天翔将会离开这个尘世,我要带着我的娇妻们飞升离开了,再见了!”

我张开双手宣布了这个消息,所有人都是震惊,连坐着的人都情不自禁站了起来,下面立刻开始吵闹起来了。

“夫君我们该走了吧!不用再与他们说一声了吗?”纪嫣然问道。

“不用了,省得多加离别时的伤感,这样不是很好吗?”我温柔一笑道。

“那我们走吧,幸月她们已经等不及了,我们还得去接她们,还有你的青娥,她将所有事都交给了保义,同时服食了你给她的假死丹药!”琴清提醒道。

我点点头,身体凭空慢慢漂浮起来,下面所有人立刻跪倒,像神明一般的膜拜着我,我飞至明月前,如同以月为背景一般,众女众星拱月,围在我身旁,整个王宫大殿上空形成一片美丽的景象,任何见过的人都无法忘记,这一刻被永远记在心中。

只见我与众女化为流星一般,拖着长长的光影,向着空中飞去,此情此景,壮观不已,没有人会忘记这一刻…………

“再见了!师傅!”赢政依依不舍,道出了这几个字,当中所含之师徒情,只有我们才明白……

…………………

大秦王朝二十年,天下太平,国泰民安。赢政依照楚天翔留下的地图,造了海船,占领了洋对面的岛国之地,同时将匈奴划分为自治区,同时国力强盛的大秦王朝,慢慢向西方发展,扩大版图至东欧。

咸阳城内建起了一座高大宏伟的剑神殿,此殿内广场矗立着一巨数人高的楚天翔石像,汇集了全国雕刻专家花费十年才完成,石像惟妙惟肖,展现了当年楚天翔丰神玉朗、豪气云天的特点,在殿内有着楚天翔生平事迹典籍,同时还刻有楚天翔亲传武学于石壁之上,所有学武之人均以入剑神殿为最高目标,所有文学史学等学者也以进入剑神殿研究楚天翔生平事迹为荣…………

…………………………

混沌界笔下星>空>WWw.BXXK.Org

“楚小子,今天再来打!”一声粗犷豪迈的声音传来!

“啊……完了,又是蚩尤那家伙,真不知道他怎么会在混沌界,现在有空就来找我打架,我都快烦死了!”我无精打采实在受不了的道。

众女坐着自己的事情,闻言均笑得花枝乱颤,纪嫣然笑罢道:“夫君,你这次可是着了黄帝的道了!”

郁闷,那时黄帝轩辕见我很厉害很能打,用计让蚩尤找我比试,一开始我还挺有劲头,可是蚩尤这个战斗狂,隔三差五就来找我打,似乎有用不尽的精力……

我迎了出去,一脸笑容道:“蚩尤老哥,今儿个又有空了啊!”

只见一个魁梧的大汉走来,身上穿着奇特的鳞片铠甲,极有气势,浓眉大眼,显得极是粗犷,却富有男性的阳刚魅力,高大强壮的身躯,简直是完美,与我这种文弱型完全不同。

只听蚩尤爽朗一笑道:“今天再战他娘个三百回合!”

“今天不行!我有事要做,打算过段日子出远门了!”我很“遗憾”的道。

“什么事?”蚩尤一听我不跟他打了,立刻急了。

“其实是这样的,我掐指算到,很快世俗界就会劫难,而且会有一人应劫而生,而这个人将成为我的徒弟,所以喽……”我很无奈的道。

“还有这样的事?世俗界吗?好久没去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不如我们一起去看看吧!”蚩尤果然对去世俗界极有兴趣。

“这样吧,不如叫上黄帝老哥吧,反正去世俗界,我们肯定要待点时间,到时你们可以有个伴,或者一起收了我那徒弟吧,他可是有那个的……”我在蚩尤耳边道。

“这样也好,反正老是待在这里也没事干,黄帝老儿老是躲着我,我可不会跟他客气,拉他一起去看看也好,你那徒弟我蚩尤收了,到时也让黄帝收了他,你徒弟有那个,黄帝老儿不想收也不行,嘿嘿!”蚩尤阴阴的笑起来,没想到看似粗枝大叶的蚩尤,竟然也会有如此阴险的一面……

而在另一面,一个身穿龙袍,相貌英俊,俊伟不凡,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打了个喷嚏,只见他摸摸鼻子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感觉背后凉凉的,难道我会被人算计?不会吧,我已经把蚩尤老儿推到楚小子那去了,难得有段时间能清净,算了别多想了,还是想想今天该陪我的哪个老婆吧!嘿嘿!”

因为楚天翔为了摆脱蚩尤的纠缠,打算骗蚩尤以及报复黄帝,设计让他们一同去世俗界收一个人为徒弟,这样楚天翔就有机会摆脱那蚩尤,而这又引起了另一段故事的开始………(完)

推荐阅读

笔下星空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2014-2021 www.bxxk.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转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