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星空>都市言情>重生资本狂人>第0455章 四所试行买卖互通

目录

《重生资本狂人》

第0455章 四所试行买卖互通

围绕着“四会合并”上演的会籍之争,存在着很多潜规则,而港府证监专员施伟贤提议把四家交易所的现有总会员经纪数量削减到三分之一以下,就严重违反了这种潜规则。

道理明摆着,没人愿意看到自己手里的好处被拿走。

“四会合并”存在着会员经纪价值认同的深刻矛盾,削减会员经纪数量更存在着削减哪家交易所,以及具体削减多少的分摊问题。

前者还是远东交易所、金银证券交易所、九龙证券交易所之于香江证券交易所的多数对少数,后者可就要犯众怒了。

在高弦看来,施伟贤这个鬼佬还是心向香江证券交易所,因为如果真要削减会员经纪数量的话,会员经纪数量不突出的香江证券交易所,受到的影响肯定最小。

不过,影响最小不等于没影响,从香江证券交易所这个利益山头的一向作风来看,肯定也会大为不满。

说白了,施伟贤这位堂堂的港府证监专员,两边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远东交易所主席李福照就语带不屑地嘀咕了一句,“蠢货!”

高弦低声道:“看这个意思,外资会员的问题就更没有解决的希望了。”

所谓的外资会员,就是字面意思,和香江本地的交易所会员经纪相对。

不得不说,虽然香江是个自由港,但香江证券业排外的意味还是很浓烈的。

当然了,这个排外不是香江华人主导的,而是英资远东利益集团在守自己的地盘。

这里面牵扯的利益有多大?具体数字精确描述很难,但可以做一个形象的比喻。

就世界范围而言,濠江的博彩业排不进前三名,但这不影响何洪绅的赌王称号实至名归,以及同行们的艳羡,因为濠江的博彩业采取的是专营权的运作模式。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米国的拉斯维加斯、大西洋城,虽然在全球属于赫赫有名的赌城,但竞争充分,蛋糕再大,也架不住分的人多,还真不见得比何洪绅的收益实在。

类似的道理,香江自从有证券业以来,就被英资远东利益集团牢牢地掌握在手里,直到香江一九七零年代初股市狂潮才出现改变。

而这一波大牛市,又造就了多少像高弦这样的香江华资崛起?进而不难想象到香江证券行业里有多少利益了。

近些年,包括来自英国本土在内的外资,一直都在努力加入香江的交易所。

比如,一九六九年形成了一个惯例,一家伦敦的证券公司,为了加入香江证券交易所,答应了一切交易由香江本地会员经纪完成,且佣金归香江本地会员经纪的条件。

此例一开,其它外资证券公司纷纷效仿。

这些交易所的准会员们,一边和交易所的正式会员一样交着会费,一边隐忍着没有正式会员的待遇,图的无非就是有朝一日,游戏规则改变,成为正式会员。

可从目前的香江证券业排外势力来看,这些外资证券公司还得耐心等待。

对于交易所外资会员转正问题,高弦当然也有自己的利益和立场。

香江的格局,注定了自由开放才是其生存和发展之道。

英资远东利益集团抱残守缺地排外,形容为逆潮流而动都不过分。

高弦的生意要做到别的经济体去,可对方却被英资远东利益集团的规则挡在香江之外。这年头谁都不傻,没有来来回回的利益交换,合作的动力自然要大打折扣。

远东交易所也存在外资会员何时给予正式会员待遇的问题,所以高弦才对李福照有此一问。笔∵下星空∵Www.Bxxk.org

这时候,李福照再次显露出了魄力,语气平静地说道:“指望眼前这个香江证券交易所联会的机制,搞出点名堂来,黄瓜菜都凉了,我已经决定了,今年远东会就先行一步,挑选出最优质的外资会员,做个示范,转为正式会员待遇。”

高弦突然想起“老剧本”里李福照的晚景凄凉,连忙劝道:“李主席不可操之过急,远东会走得太快,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高爵士还这么年轻,就如此瞻前顾后了么?”李福照虽然用了开玩笑的语气,但话还是比较难听,“如果没有这股魄力,远东会从哪里来!”

高弦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心里叹气道;“性格决定命运,并非没有道理。”

……

在这个场合里,以高弦的身份和地位,完全当个看客不太合适,所以他找了个机会,也做了一个简短发言。

“以我对米国证券行业的考察来看,做为具有绝对统治地位的纽约证券交易所,正在面临各种挑战,包括某些规则已经不合时宜、企业降低融资成本的强烈需求、纳斯达克的吸引力越来越大等等,”

“在这种情况下,纽约证券交易所也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颅,比如将原来的固定佣金,改为浮动佣金。”

“我认为,变革是全球证券业的大趋势,而香江证券业四所并立的局面必须改进,否则的话,随着香江证券业的进一步发展,无论是监管,还是买卖,都会越来越麻烦,进而最后损害了这个行业本身。”

“当然了,由于牵扯利益众多,变革绝非易事。”

“但是,不能因为我们现在拿不出一个完全让各方满意的方案,就无所作为。否则的话,正府那边会很失望的。”

说到这里,高弦特意停顿了一下,只见与会众人中很多都点了点头,因为这是事实,对于港府这次继续推动四会合并,总不能还像以前那样,以扯皮的方式,不了了之吧?那就太小瞧港府的脾气了。

见此情景,高弦微微一笑:“我觉得,大家可以暂时放下分歧,向前走一步,先让四家交易所的股票买卖能够做到互通,而不是逼着客户在四家交易所间辛苦地穿梭奔走。”

之前有些灰头土脸的港府证监专员施伟贤,立刻接话道:“高爵士的提议非常好!四家交易所不会连这一点都不响应吧?”

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望向香江证券交易所主席施裕荣和远东交易所主席李福照,因为这二位堪称主角,香江证券交易所深受英资青睐,远东交易所汇聚了绝大部分的华资,拥有明显的成交量优势。

李福照非常痛快地表示,“远东会的态度一向积极开放。”

估计施裕荣也感觉到了,总不给港府一个交代不好,于是慢条斯理地说道:“先试行一段时间,看看效果如何,也好。”

就这样,本次会议通过一个没有任何约束力的四家交易所试行股票买卖互通,算是找到了台阶下,不至于真的让港府颜面扫地。

香江股市可不管内中究竟,直接把这个不是会议成果的成果,消化成了利好消息,仿佛真的去掉了束缚,开始放飞了。

高弦肯定不会被这个表相忽悠,但也确实能够得到一些便利,比如收购怡和一系的九龙仓和置地的股票,就相应地提高了操作效率。

这一天,叶黎城亲自给高弦送来一份重要文件,顺便提了一句,“展培忠向我打听有没有可供借壳上市的资源,我没有马上答复,因为现阶段的壳资源,还是挺抢手的。”

“展培忠对市场的嗅觉依然那么灵敏啊。”高弦笑了,“他没说谁要壳么?”

叶黎城摇了摇头,“展培忠故作神秘,没有明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并非自用。”

高弦稍微想了一下,“这样,你通知展培忠,让他春节前来我这里一趟。”

推荐阅读

笔下星空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2014-2019 www.bxxk.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转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