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星空>游戏竞技>天外飞仙恩怨录>五百八十六章 水军

目录

《天外飞仙恩怨录》

五百八十六章 水军

佟湘玉笑笑,脸上带着开心的表情向前走了几步,“不早了,已经是晌午了,起来吃鸟吧。”

“好!”韩寒缓缓起身,从这石床下来,不愧是雪山之石,韩寒一晚上坐在这石床之上修炼极阴的内功心法,都能感觉到事半功倍。

“练得如何了?看你于昨天不一样,精神的多了呢!”佟湘玉一脸关心盯着韩寒打量,没错,韩寒的双目更加有神,更加清澈了,这就是修炼内功的结果?

佟湘玉一阵羡慕,这时候就看到韩寒暗自伤神的摇摇头,“一夜之间没有练成。”

佟湘玉顿时忍俊不禁,“你以为你是练武奇才啊,还想要一夜之间修炼这武林绝学,真是妄想天开呢。”

韩寒笑笑不再说话,也对,路遥一步一步的走,与佟湘玉并肩走出山洞,就看到老头子那干瘦的背影坐在沙滩上,专心致志的烤着鸟,听到身后那细微的脚步声,老头子头也不回,道,“去试试把残雪拔出来。”

“好!”修炼了一晚上,感觉到体力充沛精力旺盛的韩寒一脸信心的走上前去,今日晶莹剔透的残雪宝剑,比昨天插得更加深入了,不知道老头子是刻意为难自己还是怎么的,这残雪剑,劈开石头插入这石头堆里足足没入一半,看起来,比昨天更难拔了。

撇撇嘴,韩寒站在这残雪面前,握住白洁的剑柄,双脚立根于地,双手紧握剑柄,臂膀发力,向上一提,残雪丝毫不动。

旁边的西门吹雪本来看到韩寒这自信满满的样子还以为会有奇迹发生,但是,眼看他还是这么挫,立刻笑出了声。◇笔下星空◇www.bxxk.org

韩寒不爽的回头瞪了西门吹雪一眼,这个师傅当的真是一点良心都没有。

佟湘玉心里也是笑笑,走上前来,声音轻柔的说道,“我们还是先吃饭吧。”

韩寒摇摇头,目光坚定,瞥了佟湘玉一眼,道,“你往后退退,我再试试。”

韩寒的执着,让佟湘玉怦然心动,抿嘴娇媚一笑,佟湘玉退后几步,这时候,韩寒看着眼前的残雪,再次使劲握住,双臂用力,咬咬牙,体内气息流动,一股内劲从下往上澎湃而上。

与此同时,韩寒手心里的残雪剑柄,微微松动,地面的石头子轻轻颤动,“哗啦!”猛地一下,韩寒将这把晶莹雪白的宝剑,从地面里拔出,松了一口气,韩寒一脸傲意的回头,向西门吹雪撇去一个风骚的眼神,怎样,你徒弟我牛逼吧。

“咦!”西门吹雪很是惊讶,扔下手里的活儿,一个跨越就飞到了韩寒身边,看看这地面深入的一个裂纹,又瞧了瞧韩寒手中确实握着的残雪,西门吹雪实在有些惊讶,伸出手来搭在韩寒的脉搏上,西门吹雪立刻感觉到了一种生机盎然,活跃流动的内气。

“好小子,竟然如此突飞猛进!”摸着下巴处的胡子一脸惊愕的打量了韩寒一番,西门吹雪眼睛一亮,握住韩寒的双手道,“那个姑娘教给你的那套运功的方法,告诉我,就算让老夫我在石床上修炼,恐怕要有三天才能有如此成就,你一夜之间便可如此,相比那套运功心法实在是厉害。”

“嘿嘿,不要!”韩寒得意洋洋的将手里的残雪再次插入地面,剑尖只是微微莫入石头里,没有西门吹雪插得深,“我为什么要教给你,你听说过徒弟教育师傅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么?”

西门吹雪顿时吹胡子瞪眼,不想教就算了,还如此强词夺理,“那你告诉我那姑娘的姓名,待我出山,一定要亲自找到她,学习这套运功心法。”

见西门吹雪如此期待的模样,韩寒笑笑,眨眨眼,仰头自言自语道,“那个姑娘啊,那个姑娘的名字,叫做……”

西门吹雪瞪大眼睛,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可是,韩寒却是哈哈一笑,道,“她的名字我也不知道呢!”

西门吹雪气的一抹胡子,如此小气的徒弟,还真是没见过,转身就走,回到火堆旁,西门吹雪到现在还认为韩寒只是为了藏私不报姑娘的名字,其实,这不愿韩寒。

韩寒还真的就是不知道那姑娘的姓名呢,一时疏忽忘记了问清身份,虽然是峨眉女弟子,但是峨眉弟子众多,要找到她表示感谢,也不是很方便呢。

看着西门吹雪一脸吃瘪的模样,韩寒笑的得意洋洋,领着佟湘玉坐下来吃了好几串烤鸟之后。韩寒主动爬回到了石床上修炼,佟湘玉无聊,就躺在沙滩上,吹着海风,发呆的想着心事。

又是一天过去,韩寒痴迷于修炼内功的时候,桃花岛上,李逵却是着急出了一身汗。

自从韩寒和佟湘玉从悬崖之上掉落,李逵忍耐住了也跟着跳下去的冲动,询问了好多人,却都是不知道下去的路,甚至说多半已经摔死了。

李逵不信,韩寒福大命大,悬崖下面虽然是石头,但是也有海的,万一坠入海里,不也就是脑震荡一类的轻伤么。

如热锅上的蚂蚁来来回回赚了好几圈,无济于事救不了人的李逵,呆呆的待在桃花岛上不知所措,而这么几天过去了,待在客栈里的女人们也开始发牢骚了。

“咱家老爷怎么还不回来啊?那桃花岛,就真的那么难进么!”杨玉环丰满的身姿趴在桌子上,懒庸的咬着一小片桔子,叹了一口气道,“让那个龙门镖局的寡妇跟着,人家真是不放心呢。”

正在抱着童飘云看书的柳云只是恬静的一笑不说话,她从来不会担心韩寒感情方面的事情,一,自卑的心理觉得自己不能管男人的事情;二,便是从来不会认为韩寒会乱来。

所以,柳云是几个女人之中最气定神闲的,就连外表看起来清冷的媚娘个,心里有时候都会烦躁,杨玉环说得对,让那个风骚的佟湘玉跟着,尤其是心怀鬼胎的情况下,真不知道会对韩寒怎么样呢!

几个女人殊不知韩寒已经遇难,不然的话,柳云一定会紧张的昏倒过去。谁都没发现,坐在柳云大腿上的柳云,却目光带着郁闷,韩寒回来的时间越久,她就越不能和教主早点相见。

今年武林大会教主没有出现,只能回到黑木崖等候,但是这今年,还能遇的上么?

韩寒这么一去遥遥无期,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拿到黑玉草之后还要回御剑山庄,童飘云这个小丫头才能开口找到例如‘到黑木崖玩一玩’之类的借口。

心里感叹一声,童飘云目光盯着面前的小人书,心思却游神在外,韩寒,在桃花岛上还顺利么?

桃花岛山内,悬崖之下,韩寒掉下来这里已经是第三天早上了,吃了三天的烤鸟,幸好还没吃腻。

依旧是佟湘玉轻手轻脚的走进来招呼还在打坐练功的韩寒吃饭,听到佟湘玉的呼唤,韩寒缓缓睁开眼,这目光如水般沉稳有神的眼睛让佟湘玉抿嘴一笑,“你可是越来越好看了呢?”

“如果真是,那也是这九阴真经的功劳了。”韩寒抿嘴一笑,缓缓站起身,深呼吸一口气,然后精神一振,咧嘴道,“九阴真经内功篇已经练成了!”

佟湘玉一愣,九阴真经是世上武林绝学,若普通的外家功夫,三天也许能背下来打出来,但是这可是内家功法,光背下来没用,这可是需要努力和天赋的。

“你不信?”韩寒眯眼一笑,挺直腰板,浑身的气质顿时变得锋利阴冷起来,一掌挥出,身旁的岩壁上,顿时陷入一个手掌印。

韩寒轻松一掌,顿时将这坚固的石头打的凹凸了进去。佟湘玉微微一愣,惊奇的后退一步,“你当真练成了?”

“那还有假,走,找老头子去!”韩寒仰首挺胸,一脸得意笑容的走出了山洞,韩寒每天起身的时候都是晌午,今日也不例外,尽管是冬天,但是暖暖的太阳高照,西门吹雪,依旧将射下来的鸟烧烤着。

“嘿,师傅,我已经练成九阴真经的内功了,虽然还差半本的招式没练,但是不影响我跟你学剑了吧?”韩寒一脸得意笑容的坐在了老头子身边,老头子一瞪眼,一边烤着鸟一边喝道,“没看到我在忙着呢,找你小媳妇开玩笑去!”

佟湘玉跟在后面笑而不语,韩寒却一脸正色的盯着西门吹雪,“师傅,咱这样就不对了,师傅不信任徒弟,这武功还怎么教的下去!”

说着,韩寒主动伸出胳膊,让西门吹雪碰一碰,西门吹雪不信邪,空出一只手来,搭在韩寒脉搏上,片刻后,西门吹雪微微皱眉,一抹惊奇之色出现在脸上,“你为何这么叼?”

“因为我就是这么叼!”韩寒得意洋洋的一笑,然后嬉笑着问道,“像我这样的练武奇才,江湖罕有吧?若是你,你要修炼多长时间?”

西门吹雪修炼的时间肯定是要比韩寒长的,几十年日夜苦练剑法才能当得上这剑圣,这短短一片九阴真经内功篇,少说也要半月多才可以。

只不过不满意土地如此莽撞的问自己间接挑衅自己,西门吹雪一扬眉毛,淡淡的一撇嘴,道,“不过是因为你哪运功方法独特罢了,还有那雪山之石砌成的石床,对你来说都是事半功倍,不必这么得意。”

韩寒呲牙嘿嘿一笑,看着眼前烤好的鸟,拿起来一只,咬掉鸟翅膀,然后道,“师傅,今天可以学剑了吧?”

“当然,我的剑法需要配合内力游动,你若能坚持得住,练一天都没问题!”烧烤着鸟儿,西门吹雪仰头看看天,“瞧这天色,似乎要下雪了。”

韩寒不懂看天气看气候的本事,听师傅这么一说,半信半疑的说道,“真的假的?这样岂不是打扰了我练功?”“嘁,年轻人就是矫情,你师傅我当年日夜苦练,部分严寒酷暑,下雨下雪,只要醒了,就要练剑,不然,剑圣这名字岂不是得之太易?”

“嘁,下雪我就不练了!”韩寒撇撇嘴,这天下午,申时,就像西门吹雪说的那一般,毛茸茸的小雪已经下了好一会儿了,海边的石头上布满了白色的一层雪霜,而韩寒,则被逼着站在这小雪中,挥舞着那把晶莹剔透的残雪剑。

“胳膊上的内力不够!”“这一剑太猛了,这可是柔和的招式!”“另一只手干什么呢!攻击的时候忘记了防守么!”西门吹雪倒是悠哉的躲在山洞里,遥遥看着韩寒,偶尔开口呵斥几句,教导一下。

这小雪下个不停,天气也变得更冷了,跟着西门吹雪耍了五遍就记住半套剑法的韩寒不满的继续舞动手里的残雪,这时候却回头看向西门吹雪,“老头子的剑法普普通通的嘛。”

“你说什么!”奈何眼不花耳不聋的西门吹雪立刻听到了韩寒的自言自语,一瞪眼,立刻从山洞里跨出脚步来,“你这臭小子,小看你师傅的武功么?”

“不是小看你的武功,而是小看你的剑法!”韩寒是个爷们,才不会因为西门吹雪的一个眼神就吓到,不以为意的握着手里的残雪,韩寒一个转身,同时右手握剑从脚下的石头上划出一道凌厉的剑风,“这一招,根本就是繁琐的很,正面迎敌,哪里还有转身砍人的招式。”

“你不服?”西门吹雪吹胡子瞪眼的站在这雪地里,一只手指着韩寒的鼻子,道,“我平生唯一收的一个弟子竟然还是带艺投师,真是气死老夫!你很厉害?那跟我讲讲历尽我一年所创的剑法,怎么个累赘繁琐?”

韩寒面对师傅这严肃的眼神,毫不胆怯的正面回答,“就像我刚才所说,这招式傻乎乎的,若对面有敌人,我转身划出这道剑刃的工夫,人家已经跨前来取我首级了!”

“学艺不精,还要怨我这剑法?”西门吹雪气笑了,摸了摸下巴处落上不少雪的白胡子,瞪着眼瞧着韩寒,道,“只知表面,却不知道剑法之内涵的厉害,没文化,真可怕。”

韩寒不以为意的一翻白眼,西门吹雪如此拥护他自己所创的剑法,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我倒是觉得,你这剑法委婉曲折,一点也不直接!像这样直接捅过去多方便!”

说着,韩寒握着手里的残雪,飞快的从前方甩出一道剑刃,动作快速,明显比之前转身出剑的招式要快了一些。

chaptererror();

推荐阅读

笔下星空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2014-2019 www.bxxk.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转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