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星空>历史军事>大汉昭烈帝>第一百二十章 终章

目录

《大汉昭烈帝》

第一百二十章 终章

章武年间,大汉王朝开辟了两条丝绸之路,分别从陆上和海上进行对外贸易,获取大量财富,并培养出了一大批精通外国语言,对异域番邦充满了解的人才,新皇刘永登基之后,更是励精图治,大力支持商贸,国力蒸蒸日上。

然而,就在刘永执政到第四个年头,大汉王朝的外部形势发生了一些变化。

经过百余年的积弱,数十年沉沦,一直充当大汉与罗马之间桥梁的安息帝国终于支撑不住了,其波西斯行省总督阿尔达希尔起兵叛乱,并于建兴四年在伊斯法罕击溃帝国中央军,又于两年后占领安息首都泰西封,建立起新的王国。

数年时间内,葱岭以西的广袤大地上战火纷飞,阿尔达希尔的波西斯军、阿达尔班的安息残部、迦腻色伽的贵霜军混战不休,为争夺地区霸权而厮杀,甚至连更北方的大宛、花剌子模两国也未能辛免,许多边境城市都遭到了波西斯军的劫掠。

陆上丝绸之路打成了一团,大汉王朝岂能置之不理,安西都护府应大宛国君哀求,经过一年整军备战,于建兴七年出兵越过葱岭,正式加入战团,与流亡的安息国君沃洛加西斯六世、贵霜国君迦腻色伽组成联军,共同对抗波西斯一方。

万里之外的战火自然影响不到汉朝本土,作为陆上丝绸之路的起始端,长安城中依旧是歌舞升平,只是从城中商栈仓库里堆积如山的货物、一支支从东部而来,在城外集结之后又再度开拔向西的军队、城中各处张贴的募兵告示上,寻常民众才能感受到战争对他们的影响。

就在这一年春夏交际之时,刘备离开生活了数年的交州,带着所有家眷沿荆南一路北上,返回了大汉王朝的心脏洛阳。

“这新书房倒是弄的挺好,比之前大了许多。”来到熟悉而又陌生的御书房,刘备忍不住转来转去地打量起屋内摆设,口中不住称赞。

当今天子刘永和丞相诸葛亮跟在刘备身后,脸上也是挂满了笑容,除了他二人,还有两名年轻男子侍立在一旁,不住地打量着屋内景致,看样子也是不常来的。

刘备转来转去,随手在书架上抽出几本书翻了翻,只见纸色颇新,字里行间却满是点评和感悟,便知道刘永日理万机之余也没有耽搁下学习,心中大感宽慰。

直到刘备满足了好奇心,众人才分别坐下,刘备见那两名年轻人依然侍立在侧,看上去颇为拘谨,便笑着招了招手,让他们也坐下了。

“这就是最近的两届武状元?”刘备笑呵呵地问道:“果然气宇轩昂,是我汉家好儿郎。”

“臣姜维见过陛下。”两人之中较为年轻的那个立即起身行礼,此人看上去只有二十出头,眉眼中满是青涩,但举止落落大方,显得不卑不亢,令人大生好感。

姜维的父亲姜冏曾经担任天水郡功曹,章武年间姜冏战死在陇西,作为对烈士的抚恤,姜维年满十八岁后便得到了进入国子监的机会,此人天性聪颖,智勇双全,被国子监祭酒孙乾称为麒麟儿,建兴二年,还有三个月才及冠的姜维参加科考,成为二十年来最年轻的武状元,是军方最为耀眼的新星。

与年少得志的姜维相比,另一名年轻人便显得有些钝朴,虽然也一道起身,却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此人名叫邓艾,字士载,南阳新野人士,自幼好学,曾任典农校尉学士,建兴五年进京参加武举,是那一年的状元。”诸葛亮实在看不下去,便主动开口,为邓艾缓解了尴尬。

刘备一听这名字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邓艾可是历史上著名的结巴,一紧张就说不出话来,就因为这事还被编排成了成语呢。

“姜维姜伯约,邓艾邓士载,好啊,真好!”刘备发自内心地赞赏道:“当今天子与老夫多有书信往来,数次提起过你们两位年轻才俊,今日一见,真是好。”

“艾艾……”邓艾一激动,又说不出话来了,臊得满脸通红。

“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口吃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刘备微笑着宽慰道:“只是士载你已经是堂堂的武状元,日后难免要统兵作战或是主政一方,这毛病还是要改一改的。”

“……是。”邓艾低声答道。

“姜伯约,老夫知道你,忠良之后,天水麒麟儿,真是人中龙凤啊。”刘备又转向姜维,看着这名在原本历史上为汉室流尽献血的硬汉子,竟恍然有错乱时空之感。

“弟子有一事相求,还望师尊恩准。”就在此时,诸葛亮突然双膝跪地,仰头说道。

“起来吧,准了,以后这种事不需要瞻前顾后,能够广纳贤才光大门楣,为师也高兴。”师徒相处这么多年,都不用诸葛亮说,刘备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以师徒而不是君臣之礼,无非就是想收徒弟,又担心自己身份特殊,败坏了刘备的名声。

只是诸葛亮不知道,像姜维,邓艾这样的年轻人,他就是收上十个一百个,刘备也绝对没意见。

诸葛亮闻言大喜,姜维和邓艾二人也激动地浑身颤抖起来,他们对诸葛亮的才学品行仰慕得五体投地,早就有拜师之心,只是一直不被应允,谁知道今天师公这么爽快就发话了。

“回去准备准备吧,明日老夫带你们去北邙山,在子干先生的墓前行拜师礼。”刘备笑着点了点头,半开玩笑地说道:“一定要上等束脩,若是干肉不好吃,老夫可是要生气的。”

望着二人的身影消失在走廊拐角,刘备才收敛笑容,轻轻叹息了一声,“可惜仲达不在,他在西域,也应该多收几个弟子才是。”

“安西都护府昨日送回军情报告,说是仲达大败波西斯军,准备扶持沃洛加西斯重登王位,平衡葱岭以西的局势呢。”刘永说道。

“安息故国一分为二,双方都有求于我朝,这是好事。”诸葛亮表示赞同。

“以夷制夷,挺好。”刘备也点了点头,“只是要提醒仲达,确保商路畅通就好了,不要太过贪功。”

“儿臣记下了。”刘永垂首说道。笔下星空℃℃WWw.bXXk.Org

“你是当今天子,不是谁的臣下。”刘备纠正道:“老夫这一次回来,不是为了给你们指手画脚的,只是想跟你们商量商量后事。”

“父皇!”刘永有些恼火了。

“最近这一两年,精神越发的不好了,谁知道哪天就呜呼哀哉了呢,老夫倒是不怕死,只是辛劳了一辈子,死后总得有人给歌功颂德,立块碑记录一下吧?”刘备瞪着眼睛说道。

“没错,是得立碑。”屋角传来一个声音,众人转头望去,只见墙角那里的小帘子被掀开,露出了史官的脑袋。

“来来来,都不是外人,一起商量商量。”刘备乐了,招呼这名史官过来坐下,开始畅谈自己的想法,“除了谥号,老夫兴复汉室,整顿吏治,政通人和,百废俱兴,给个伟大的政治家称号不过分吧?”

“不过分不过分。”

“老夫戎马一生,荡平天下,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伟大的军事家,当得起吧?”

“当得起当得起。”

“继往开来,创立新学,教化天下,恩泽四夷,算不算是伟大的思想家?”

“算,肯定算。”

“老夫一生著作等身,诗作脍炙人口,伟大的文学家、诗人……”

“老夫一生发明创造无数,造福世间,伟大的发明家也该写上,不能漏了……”

……

“老夫还写过歌,虽说只有那么两三首,但也被人广为传唱,就算配不上伟大的这三个字,作曲家总配得上吧?”

刘备说得兴高采烈,那名史官听得眉飞色舞,两人一唱一和,越说越是投机,刘永和诸葛亮却是听得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照这么说,估计光个人介绍都得用两面石碑了,再加上其余事迹,怕不是要用石碑做围墙?

政治家、军事家、思想家、教育家、文学家、发明家、数学家、诗人……

刘备足足说了半个时辰,几乎把自己一生给说了遍,直说得口干舌燥才意犹未尽地闭上了嘴,看着目瞪口呆的儿子和弟子,他突然又笑了起来。

“老夫一辈子要强,到老了吹牛都比别人厉害。”刘备呵呵笑道。

“父皇高兴就好。”刘永无奈地说道。

“刚才都是随便说说,不要当真了,碑上刻什么字,老夫心中有数。”刘备收起笑意,起身向书房外走去。

——

多年后,洛阳城外。

“这里就是昭陵了。”望着远处山上气势宏大的建筑群,风尘仆仆的年轻士子不由得笑了起来,加紧脚步向那边走了过去。

昭陵是昭武皇帝刘备与文思张皇后的合葬陵墓,从章武年间便开始修建,直到五十年前最后一位开国老臣被安葬才宣布竣工,数以百计的陪葬墓层层叠叠地沿地势排列,占据了整座山峰,除了最顶端的几座主墓外,其余坟墓并不禁止民间前来祭拜,所以每逢节庆,总有人流往来不绝。

每一条进山的道路都有士卒把守,但凡是前来拜祭之人,都要出示身份证明,这名年轻士子也不例外,从怀中掏出了路引。

“王猛,字景略,北海剧县人。”守卫士卒接过路引看了两眼便递还过去,“进京赶考的?”

“正是。”年轻士人王猛点头笑道。

“附近没有客舍驿站,尊驾拜祭后早些下山,以免无处借宿。”这名士卒提醒道。

“多谢。”

一路上山,沿途尽是官员陵墓,每个人的墓前都有一座石碑,除了姓名籍贯生前官职这些基本信息,几乎每一块碑上都刻有只言片语,王猛此前也曾经向去过洛阳的同乡询问,但那些人都闪烁其词,故弄玄虚,只让他自己来看。

“义之所至,生死相随。”途径征西将军赵云墓前,王猛看到了这样八个大字。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是建兴年间丞相诸葛亮的墓志铭,在这位人生偶像墓前,王猛俯身下拜,恭恭敬敬地叩首表示敬意。

“此心安处,即是吾乡。”这是一生拱卫大汉西陲,最终老死在安西的司马懿之墓。

墓群的显眼之处,甚至还有一座无名烈士墓,看铭文上说,是为了纪念所有为大汉尊严而战,付出了生命的人。

“捐躯赴难,视死如归。”这八个字是昭武皇帝刘备亲笔所写,气势雄浑,只是不太好看。

那位盖世雄主会在自己的墓碑上留下什么?

王猛一路向上,心中满是好奇。

最终,在最高处那几座规模宏大的陵墓外围,王猛停下了脚步,同时也得到了此行的答案。

陵墓外围,一面高达三丈的巨大石碑傲然矗立,上面刻着四行大字,但这些语句,王猛在之前路过的大将军关羽、骠骑将军张飞墓前也看到过。

“同心协力,救困扶危,

上报国家,下安黎庶。

皇天后土,实鉴此心,

背义忘恩,天人共戮。”

全书完

推荐阅读

笔下星空所有小说均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联系我们,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2014-2019 www.bxxk.org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转到手机阅读